蔓越煤是我本命

去麦德龙背了两瓶药,我爱它~

荒川桥下:

就……本来是想修修海报的,,慢慢就自己画了张……诶系,这lof怎么越来越糊了。。

ひざ枕して:

超快速的摸個魚⋯⋯
一隻許願的光喵
大爺說願望是まじめなこと,總覺得會是跟吱喲有關的。(只是個人看法勿噴)
神樣請實現他的願望。
同時希望賜比的遞辭職信的勇氣⋯⋯唉⋯⋯
感覺辭職比求職更難ˊ_>ˋ

九横渡:

BARFOUT 188

图片部分9p,因为无水印就不放网盘了,网盘微博上有

今日份兵库作息

Monday:


(演唱会等我这周末考完试就更啦!宝贝儿们稍安勿躁!)


姿势问题
放眼人类已知的所有的姿势,佛系做爱的奈良仙人挑来拣去后最喜欢的还是脐橙
视角好,居高零下,还掌握主动权,收放自如。擅长慢刀子割肉的小恶魔就喜欢看面前那张漂亮的脸上泌出西汗抿着薄唇蹙着眉角被自己弄得不上不下又不敢煽动的样子。
但是tbgy不太喜欢
倒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发挥的余地
而是这个姿势下,他老是被装作淡定老司机可情潮上涌时又暴露手足无措本质的爱人揪着头发薅毛——说实话还挺疼的。


会的乐器
你看啊你不是会很多乐器吗?吉他,贝斯,架子鼓,……2015年圣诞节tbgy说
你看啊你不是会很多乐器吗?吉他,贝斯,架子鼓,箫……2016年圣诞节tbgy说
???刚桑什么时候还会中国乐器了??路过搬运器材的staff一如既往用崇拜地迷弟眼神望着偶像背影,紧接着眼睁睁看着偶像抬脚往同事屁股稳准狠踹了一jio。


新三不
不上去坐一会?法拉利车主认真提出邀请。
………………去你个头你赶紧上去帮我拿件能穿的衣服下来啊!
激烈运动过后连个手指头都动弹不得的副驾座小天使哑着嗓子对只是解了个腰带的功夫现在依旧衣冠楚楚的司机用力翻白眼,掷地有声的控诉在私人车库久久回荡。


我只到过车库,才没有上楼。


称呼问题
小吱哟叫木村前辈尼酱时小光一会生气,可小吱哟不理他——那家伙一定是嫉妒哥哥更成熟更有男人味。


小吱哟想多吃一份布丁却被相方制止时会服软撒娇难得松口叫欧尼酱。这招总能让小光一松动一张臭脸让步给开冰箱门,百试不灵——那家伙大概是自己资历被承认虚荣心被满足了觉得很开心。


小吱哟第一次被带去兵库老家时,喜代子妈妈开心的说小光也算有个弟弟了,还让小吱哟别认生直接叫哥哥。光一却又不知道哪根神经跳脱起来翻起脸死活不肯认这个可爱的“弟弟”,挨了姐姐暴栗攻击也不改话——那家伙大概从来只把自己当成一般的同事,他们关系也到不了兄弟那一步吧?


所以你这人到底对当哥哥有什么错误又矛盾的认知啊!某位100天年下被欺负狠了咽下大叔的臭骂称呼,指甲挠着后背边哭边在耳边叫欧尼酱,却换来某位100天年上小哥哥更为疾风暴雨的欺负。


醉酒团子
       是,我不怎么能喝酒,在家也是很控制的顶多一小杯。不过疲惫时会在泡澡时往浴缸倒点酒,会消减疲劳的……不,不是谁告诉我的啊……效果啊?……还挺有用……?就是偶尔起床会腰酸……
       杂志单人采访时音乐人跟媒记每周例行“交心交肺”,无工作一身轻松的大座长不离开也不出声,只远远的坐在房间另一边玩手机游戏。
       他才没有用豆知识哄骗小朋友,也没有在浴室外蹲守二十分钟后进去捞人,更没有把水灵灵红彤彤晕乎乎的大宝贝扛进卧室履行合法夫夫义务,当然也没有在第二天睁眼时理直气壮告知有点蒙圈的小朋友——是你自己泡澡泡多晕过去我把你救出来的,不用谢哦。


配音的工作
电影吹替不算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如果吹替有床戏那就很令人瞩目。
DB班底一群奔四奔五奔七的大老爷们了还对这种事报以18岁青春期般的热情。聚餐时也被拿出来挂吹口哨起哄,唯一女性南小妹也完美融入大叔群体跟着埋汰。
很投入哦光一君!很投入哦!险些拥有bl漫吹替经验的daigo比着wish给予认可
配音讲究的就是身临其境人画合一话说回来采访一下您当时是想着什么配出来的?教主举着半根黄瓜当话筒cosplay青木主播。
体验派!必须是体验派!不知道喝没喝高但反正反应都一样夸张的武田副会长拍桌子怒吼。
你们几个!!被围攻到抓狂的炸毛光原本只想被忽视在角落安安静静进食,躲不过八卦就习惯性斜过身子找相方求救。
不会哦,光一君才不是能叫的那么色情的人,对于闷骚而言能喘几句就很给面子了。
再沉稳的人也有犯天然的时候。堂本刚随口出声帮忙时还在闷头忙着刨螃蟹肉,也压根没意识到大伙儿骤然的死寂和投来的“你怎么知道的”与“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的眼神


现实派爱豆今天也是一如既往拆穿现实着。(重点错)


晚安啦!
2018.5.23

嘿嘿嘿

Monday:

今日份奈良作息

【还没开始兵库呢只是在边缘试探一下就对我这样??】
ps初恋那里貌似是尾骨受伤??图片没法改了😂
晚安
2018.5.21

未婚夫钱多人帅话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Monday:

(show mustgo on)施欧·曼斯特·贡昂家主x(love fighter)拉伍·法特尔小少爷


-总之作者站SI


-家主先生造型参考吸血鬼阿光吧


-一篇沙雕文学


-在单曲拟人系列后的又一“我cp非人类系列”,作者终于又疯了,


-自己拉的郎,哭着也要产篇粮


 


 


世界上所有人,不管你是男是女是异性恋是同性恋身份是高是低是贵是贱只要到了年龄大学一毕业(包括没毕业)——那都是逃不过要被催婚的。


就算是贵族也不行。


连法特尔家的小少爷也不意外。


但是人家又不太一样。


人家不缺对象,也不怕被丈母娘堵着问有无车有无房一旦不满意还可能被顺带问候二位高堂。


人家有个只在上层社会生活话语环境中存在的东西——婚约。


 


我们家拉伍啊,那可是以后要考帝国大学文史系的.....对对对就是看着孩子有语言天赋嘛不是来儿子给阿姨背一段昨天那首诗!


法特尔夫人在拉伍四五岁时最喜欢把小团子拽出来在贵妇沙龙上表演背诗,好像脸上的增光效果能比过十瓶高光粉底液。小拉伍一张脸臭的不行红嘟嘟的三角形小嘴快撅上天,迫于贵妇老妈以睡前没有全脂牛奶喝为威胁的高压统治被摁着脑袋耍宝。


但是小少爷适应力相当彪悍,几次羞耻play后彻底放飞自我凭借抹了蜜的小嘴和天使娃娃脸成为了贵妇妈妈圈的金宝宝,还蝉联了直到十四岁为止的十届好娃娃杯。


奖品是十八般乐器、学前班到国中的必读书本,和贡昂夫人香吻一枚。


贡昂夫人,圈中贵妇中的贵妇,每逢沙龙地位最高话最少的那个,法特尔夫人的从小玩到大的闺中密友,历届私排好娃娃杯倒数第一名那位的亲妈。


 


那孩子啊,的确是相貌堂堂还贵族气质,但是话那么少一副很难亲近的模样......某位匿名票上如此写着。


 


小拉伍也是见过贡昂家小少爷的。他来的次数不多,林林总总三四次而已之后便不愿意来女人多的场合了。比自己大几岁,记忆里那时候的他看上去已经是个小大人了,总是穿着精致的小西装绷着漂亮的小脸陪在母亲身边一副老沉生人勿进的模样。旁的夫人们也不大敢调戏,只搂着小拉伍亲热。每逢此刻小拉伍透过阿姨们的胳膊和笑靥间的缝隙观察那个安静的少年,心里总嘁地说一声哑巴。


 


那家伙也一定看不惯自己。


不然也不会明明在看自己还板着脸。


刚刚自己去找他帮忙拿桌子上的果汁他别说笑脸了连个招呼都没。


而且别人说谢谢的时候出于最起码的礼貌也应该回一句不用谢吧。


 


可这就是和他有婚约的人。


一个男人。


现在是贡昂家家主了。


所谓闺蜜就是上厕所睡觉结婚讲坏话都要凑在一处,好姐妹这辈子性别跨越不过去不能在一起就强扯上下一代孩子终身帮续前缘的神奇生物。贡昂夫人生了小施欧后天天盼着法特尔夫人生个她家的儿媳妇。三年零十个月之后出生的小拉伍除了性别不对哪里都对,贡昂夫人推着自己儿子去见弟弟,白嫩嫩的小团子原本还哭闹着,但对上一双眼睛后揪着贡昂家小少爷的手就不松了。


要不然怎么说贡昂夫人这辈子干了两件了不得的大事——一个是儿子成年了就让丈夫甩锅家业夫妻俩环球度假,另一个是结了和法特尔家少爷的娃娃亲。


不能怪我,你儿子说不喜欢比自己大的女性的,你也别真觉得这小子委屈。曾经贡昂老爷还想试图和爱妻挣扎一下小声提及对方好像还有个姐姐的事实,可是夫人揪着施欧少爷冷冰冰的小脸反驳回去让丈夫彻底断了念想。


 


包办婚姻,这个解放思想的时代居然还存在这么恶臭的封建思想残余!帝国大学文史系毕业的拉欧少爷拒绝相亲在床上蹦跶着为命运吹响反抗的号角,却被姐姐直接提溜领子摁在镜子前糊了一头发胶。


哦哟哦哟还委屈您啦人家可是贡昂家家主事业有为的大好青年多少姑娘抢着赶着上啊!你天天捯饬你那破文章人家还未必看得上你呢!


这叫文学!这叫艺术!这叫人类最美丽的思维结晶!!他一锯嘴葫芦不懂艺术不懂文学我还懒得搭理他呢!小少爷从魔掌下面挣扎出来头发揉成鸡窝,但又被迎头喷了一脸香水呛到咳嗽鼻涕眼泪齐飞。


可拉倒吧跟我装什么装?上学那会儿不是喜欢学长喜欢得不得了吗?不是暗恋还不敢告白只敢酸不拉几写诗发表吗?法特尔小姐扯了张纸巾胡乱帮他擦脸把人怼到耳红脖子粗。


从学校毕业回家那一刻起,施欧·曼斯特·贡昂这个名字就像幽灵一样天天在妈妈姐姐嘴边打转。偶尔自己听到忍无可忍跑去书房找父亲求救提出出门散心,法特尔先生倒是答应得干脆,说晚上有晚宴,贡昂家家主也会出席,你这么急着见他的话要不顺带去见面了?


 


那还是家里安全。小少爷一溜烟用体育课满分速度窜着楼梯把自己关回书房。


 


医学书上所有病痛名词术语让拉伍当借口还没用到第三面,法特尔家便下最后通牒,约好了贡昂家,逼着小儿子去相亲见面。


你知道吗,世界上有一种人,话少到上床做爱的时候都懒得出一声的。不,不是禁欲,那特么的叫闷骚。


多年以后的拉伍少爷很是痛心疾首地在自己书里借人物之口说出了积压已久的怨念。当然,书出版后关于贡昂家的夫人很是悲惨地被逼着压在卧室把嗓子都喊哑之类那都是后话。现下的小少爷暂且没走到那地步却也自知已经站在水深火热深渊的边缘,悬崖下面的大坑里面施欧正对着自己阴森森地笑,但是优质青年的皮包裹得太严实全世界都看不见那后边摇着晃着的大狐狸尾巴。


 


也别担心他吃亏,还指不定谁头疼呢。法特尔小姐望着弟弟那翘起来的一撮发胶也粘不住的迎风招展的头毛安慰母亲。


可不是嘛,作为思想前卫的文艺青年,拉伍少爷不允许自己衣着和指甲油出现五种以下的颜色,下装也要坚持外短里长。她目送着自家小少爷穿着裙子不像裙子大衣不像大衣的衣服踩着奇怪的节奏点钻进车,脑补一下那位恨不得每日西装燕尾服禁欲气息浓重到犹如吸血鬼王子的贡昂家主身边站上个彩虹鱼类生物.........晴天白日凉气划过心头打了个激灵。


 


 


施欧·曼斯特·贡昂家主看样子可能很头疼。


但拉伍·法特尔小少爷看起来一定更头疼。


毕竟两个人已经面对面有将近一个小时,一个只听不说,一个只说不.....反正对面也没人说话给他听。


贡昂家老管家端着茶盘站在雕花大柱子后面忧心忡忡地看着家主神情自若的样子,很是质疑世界——列祖列宗啊在上贡昂家未来的家主夫人是个文艺话唠?


毕竟思维真的好跳脱,能从喝水讲到宇宙世界人生百态最后归类到我们还是算了吧这一结论上。


话题中还穿插着你看我衣服好看吧我自己画的哦之类。


小少爷眉清目秀,脸上还有小时候的婴儿肥,很不认生地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说到唾沫横飞。


而施欧先生已经完全从当年漂亮的男孩子蜕变成气场凌厉骇人的大人,交叠起笔直修长的双腿,手指摩挲着咖啡杯杯沿。细碎的额发下一双狭长的凤眼自始至终都把视线固定在那张开阖的嘴唇和水汪汪的大眼睛上。


两个人本来说约在外边见面的,施欧先生还订了幽静的花园咖啡厅,可是转悠不到一钟头老管家就迎接到了主人家。拉伍少爷看上去很不满意的样子,下了车插着口袋走在前头,把家主甩在后面当跟班。也不奇怪,家主先生本来从小就是个闷脾气,当年在帝国大学攻读理工科时更是出了名的不爱搭理人。拉伍少爷让人陪逛美术馆陪看雕塑展,什么都交谈不上只冒一句不就是幅裸女?还在自己看魔术表演惊叹鼓掌时从肩膀后面凑过脑袋语气阴森森揭穿手法。


的确话不多,惜字如金,一路全靠自己嘚啵嘴皮子缓解尴尬气氛。


但每句话都很扎心眼。


或者说.....家主先生很幼稚。


拉伍少爷很挫败。


感觉很多年前无疾而终的暗恋也没什么复活的希望。


 


 


想当年法特尔家小少爷还是悄咪咪喜欢着自己那位小未婚夫的。


典型的别人家孩子,落地便自带究极光环,虽然小时候一次好娃娃杯都没拿到。可是那点评价算什么?长大以后那才叫父母省心自己争气,长得样貌精致帅气不说各方面能力都强,出身高贵却行事低调不靠家里关系一路上最好的学校学最好的专业,奖学金拿到手软,在同龄人当中出类拔萃。哪怕在最开始自己不喜欢那个人时,从别人嘴里听见对小未婚夫的称赞钦佩小拉伍也仿佛被夸奖了般自豪。十几岁的时候莫名就喜欢粘着他的小未婚夫,发奋读书跟随他的脚步。奈何三年的距离太凑巧,每次自己离他进一步小未婚夫就又到更高的地方去了。每逢难得的聚会场合他都凑过去跟一个人呆着的施欧叽叽喳喳说话像个小麻雀,能把自己一年经历的事情都掏个底儿。


可有胆子上去围着贡昂家少爷闹腾的也就只有法特尔家小少爷了。


他敢在施欧学习的时候爬到他膝上抓起笔在书上画小人;


他敢在钻进贡昂家小少爷视为生人禁地的书房找小说扒乱一堆书架;


他敢指挥着佣人战战兢兢犹犹豫豫地把少爷卧室里面的挂画摘下来,换上自己的美术作品。


不可谓不胆大包天。


你下次去见人,怕不是要提前一晚上把一年份的日记背一遍。法特尔小姐如是嘲笑。


可他的小未婚夫几乎不说话,从来都是安安静静地当听众,顶多嗯啊两声,也不知道有没有集中注意力,或者有没有嫌法特尔小公子吵人。逐渐大了感情愈加深了小拉伍也愈发敏感,别家小姐风言风语传到耳里时也在意起小未婚夫是否有被自己困扰到。


毕竟是那么优秀的人,毕竟有那么远大的前程,毕竟自己是被他母亲强行拉扯的红线,如果没有家庭这一方面的缘故这样随意性格的自己和他怎么想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万一他有喜欢的人了,万一他从来就把那个婚约当成玩笑话只有自己面上洒脱心里却捧着惦记着当成个宝贝.....


可能小未婚夫还只当再陪不懂事的孩子玩。


拉伍少爷化情伤为创作的源泉,凭借一根笔杆子行走帝大风头不输已经毕业了只留下一个传说的施欧。他忽然间洒脱得不行,根本不压抑本性,打扮成别人眼里的怪模怪样,写着别人不太理解的诗句,也不去强装乖乖公子哥。就算是父亲领着在宴会场合遇见那边已经在这种场合迎合自如的贡昂家家主,拉伍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分分钟端杯果汁黏上去追着喊哥哥了。


 


 


贡昂先生年纪轻轻成了家主真是了得,哎呀反看法特尔家小少爷,这一天天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家里有待嫁小姐的家族也会派人来打探贡昂家的消息,而贡昂先生从来不置可否,抬头精准地望着大厅里某个方位。


可是果然更帅了啊.......一颗心脏还是忍不住向他靠拢,眼神不小心穿过人群交汇上,拉伍少爷还是能惊慌到耳尖通红。


 


 


施欧·曼斯特·贡昂才不是什么好人。


也没外边端得那样衣冠楚楚禁欲自持老沉稳重。


所以我是为什么一睁眼躺在了他的床上还身上光溜溜爬都爬不起来了?


大清早不适合思考人生也不适合思考十万个为什么。施欧的卧室一如他本人的冷色调装饰,窗帘全都是黑绸制要不是漏点光拉伍少爷怕不是能再睡上24小时。


另一边的人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淡淡的气息自己身上笼罩的比寝具还浓重。一夕忽然摆脱处男身份的法特尔少爷根本来不及品味和喜欢的人身心交流的愉悦,哀嚎着把脸埋进枕头里,自责早就应该清楚那家伙才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明明就是个狡猾的大狐狸。


如果有一个人能听你唠唠叨叨十多年屁都不放一个,不是他没放在心上,而是时刻在计算。——莎士比亚。


昨天的记忆很零散地拼凑起来。自己强撑着底气装作大大咧咧不甚在意提出解除婚约,就当是家长胡闹,反正两个人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不用强行捆绑谁都不自在。当时坐在沙发那边的施欧只是喝了一口咖啡,说知道了我去跟父母们商议,但今天既然来了就当朋友小聚吃了晚饭再走。小拉伍提心吊胆多年的心结被斩断骤然松了口气苦涩又全涌上心头,怀抱着失恋解千愁的心思强颜欢笑灌进一肚子葡萄酒。开始还能扯天扯地一如既往地一个听一个说,上头后晕乎了就意识朦胧地抱着小未婚夫不撒手,哽着嗓子的哭腔从小时候自己背诗就被他不屑一顾盯着的罪行开始数落。


不喜欢我早说嘛嘻嘻嘻......又不是猜不到.....嗝......


我知道我吵啊.....但其实我除了你没吵过谁....真的平时我可....可安静了嗝....


.....唔....他们都说我们不配嘛....我哪里不配啦.....他们肯定是在嫉妒我咯....喂喂你说我们配不配啊........


醉酒的小少爷和当年脆生生背诗歌的小娃娃没什么区别,双手双脚八爪鱼似的黏在小哥哥身上。管他什么贡昂家的家主,这就是他从小喜欢的小哥哥啊!别人怕他他不怕,他知道小时候独自站在角落的小施欧多寂寞多渴望能和人交流。这个人从小就被寄予太多期待,小小年纪弄得老气横秋,而实际上面对成人还是很手足无措强装镇定罢了。


所以他才去了啊,喜欢缠着他,哪怕吵闹一点,能融化掉他眼神里面的一丝寂寞的话小拉伍也就能很开心了。


 


然后他的未婚夫先生笑了。


记忆里面脑袋倚靠的那个胸膛发出了让脸颊皮肤酥痒的震颤,喉间也传来了低笑。腿弯被有力的双手勾起,身体很轻,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但是有很安全的感觉。零星的记忆里有一只手在怜惜地抚摸后颈,轻拍着后背哄孩子一样。未婚夫先生应该对着他这个金鱼脑子难得说了许多深情的话语,自己也应该是被感动到了,不然后来也不会忽然那么主动热切地扳着他的脸凑过去就要亲亲,还一路滚到了床上去。


法特尔小少爷趴在床上把自己闷到窒息却又忽然喷笑出来,抱着被子艰难打滚翻了个身,床头墙壁上挂着自己当年硬挂上去的风景画,画框下边还夹着张纸条。


 


【起床了就去吃早饭,我去见法特尔先生和法特尔夫人了。——爱你的施欧】


 


混蛋。小少爷痕迹斑斑的胳膊伸过去把便签纸摘下举在眼前看了好久,喜滋滋地蒙在口鼻闻着好闻的墨水味,心想一定要去美术馆找个最好的画框装裱起来,挂在书房,羞不死他。


 


 


想听你再说一遍嘛!


恩?


就是那天你的深情告白啊!我什么都没记住亏大了好不好?


.....是你笨。


哈??你再说一遍???施欧你要死啊天杀的男人啊虚伪啊床上床下两张脸提了裤子不认人追到了手就不知道哄啊——唔!!!


多年以后的贡昂家家主被家主夫人扣着脖子晃来晃去逼问得不到答案气的声称要离婚,衣冠禽兽扛着自己送上门的夫人跟老管家宣布今天家教不见客。


 


 


 


番外——施欧日记


 


【今天宴会其实还是不想去,但是宝宝还在等着见我吧,能见到他那倒也不错】


 


【事到如今父亲居然还在问我有没有后悔?真是我平时装的太神秘了还是怎么了?看见他就想亲亲他抱抱他啊.....不过我管不太住自己的嘴,说出来什么吓到他就不好了,还是谨言慎行吧,听他念叨也挺有意思的。】


 


【宝宝终于长大了,也上了帝国大学。当年背书的小团子果然很棒啊,我还能记得当时看着他移不开眼的感觉。只是相差的三年时间太巧依旧没有办法陪他。不急,等他毕业就跟法特尔家催一催婚约的事情。】


 


【宝宝最近好像在躲我,我也不知道哪里做错了,想跟他说话一看过去就躲我,那我还是不去吓着他了。最近好像也换了风格,不过穿什么都好看就是了,他就是有他自己独特的风格。而且这么多年了眼里早就装不进去别人了,希望宴会上那个什么家族的人过来说的话他不要放在心上。】


 


【前几天让法特尔小姐帮着催,终于能出来见面了。他喜欢逛美术馆,看上哪一件就给他买下来当礼物吧,不过我自己也看不懂这些,他喜欢就好吧。】


 


 


 


【我们是最般配的】


 

KK一个单纯到没头没尾的脑洞

楚沙_只想做个安静的女孩:

今天外出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人猜想那套运动服的颜色,然后自己突然冒出来的一个片段。
没cp,可能ooc


——————————————


“不就是爱妻便当,用得着叨念这么久吗?”节目都播出来一个星期了,堂本光一还在因堂本刚会在出外景时会带爱妻便当的事感动意外,絮絮念了很久。
“毕竟看上去,刚君似是做便当的那个人,而不是带啊。”为刚的妆容作调整的小桃笑。
“是吗?”刚嘟起嘴巴,想了想,“可惜即使做,那人也不一定赏面带出门啊。”
“难说。”对于某人严重的双标,你和他拍档这么多年难道没发现吗?小桃表示信积那乃!
“fufufu,要赌一把吗?”
“不要!”面对这小恶魔般的笑容,小桃觉得不行。
“真不要?代价可是非常诱惑的哦!”
“……比如?”
“新出版的周边?”
“……追加一套初回带特典的!”这样的奖品的确很大诱惑,不过能追加那就更不错了。
“……听说你都all了五套了,这次还要追加?倒卖犯法哦。”这次轮到堂本刚侧目鄙视了。
“别小看了staff桑的爱……”实在不想说,上次all的几乎刚到手就被同伴买走了,其中还有你家相方!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作为你的贴身化妆师,随时问你要是件非常轻松的事,然鹅并不是!“不行我就放弃。”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你吧。”其实你是非常想要我赌吧?小桃无言,输了可是要替你跑腿买开封菜三个月……这大热天,想想就心酸。


次日,乐屋堂本刚跪坐在桌子前解开包裹着便当盒的布巾,看了看盒子,又再次绑起来,觉得绑得不好看,解开,再绑。这动作从堂本光一进来持续到现在,笨笨笨要开机了,亲!你确定还要继续吗?会成为第一次嘉宾等主持的节目哦!虽然平日节目上都选择性放置。内心飘过无数弹幕的堂本光一终于忍不住,问:“便当?你做的?”
“是爱妻便当哦!”看吧,果然注意到了,会吐槽吗?
“呵,是吗?什么时候的事?”光一平静而不带任何感情的问话让刚一愣,这白痴!
“上周!”反正做戏做全套,我就不信你真没发现。
“哦,是吗?哈,恭喜。”光一挑眉,冷下脸走了出门。
What?刚看着光一走出乐屋,突然感觉自己玩大了。小桃静悄悄走进来,“……那个,导演说要开机了。问刚君好了没有,我们可以直接坐车过去了。”
“……你说……他怎么就没发现,这明明是你的便当盒啊。”
“额……”小桃一时间想不出应该回答什么,你确定你家这位从小到大一直保持天然状态,对外界不闻不问甚至有点迟钝的相方,能第一时间发现,这不是你的便当?你……是不是打开方式有点不对?


没有任何私下交集,就连对话都形同台本上一板一眼的句子,全程黑脸的堂本光一,今天似乎打算当一会标准的cool beauty。堂本刚表示心都碎了。
难得的吃吃吃环节,没有看见刚拿着早上看到的便当盒,而是陪同大家一起吃东西,光一有点好奇,不是说连出外景吃东西的时候都会吃自己带的便当吗?所以,是在说谎咯!呵,男人。光一冷漠的无视刚那边的可爱表现,却发现拿着便当盒狂啃里面饭团的小桃。喵喵喵?什么情况?堂本光喵左右转动的头,还有一副看到神奇动物的眼珠子转啊转,如果不是节目组了解他的瞬间“喵”化,大概会误会成,今天出事故了!
“那个……刚君今天不是带了便当?怎么贡献给staff桑了?”趁镜头看不到,偷偷问应该不会死,已经确认过了!麦克风已经关了!
“……”刚静默了三秒,我的天,我差点忘记了他是只天然呆!内心哀嚎了一会,平静的说,“是吗?有这样的事?哦,可能我爱妻其实并不爱我吧,你知道我这人很敏感,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好吧,本来那就是小桃的。”及时截断了自己跑火车的习惯,看着光一患得患失的脸,还是忍不住说实话。
“所以你还是我的?”
“哈?”
“你没有背着我去结婚!没有所谓的爱妻!嗯,太好了,你还是我的。”等等,你这副瞬间傻掉的模样不是我那天下无敌的相方,快把我相方还来!有那么一瞬间看见当年con上飘飘然的某人,刚的心紧张了一下。
“是是是,都是你的。”还是……顺着他的说话走吧。谁叫他是我相方呢。


所以,堂本刚和堂本光一到底关系好不好?
好吧,都为能因为一个便当盒吃醋了。
但是本人说一点都不好诶!
那个本人是不是一脸春风,笑得像痴汉一样,说不好?
……好像……是……
那你大概信号接收得不太好。


结果。输了一套初回带特典还有一套新周边的堂本刚表示,以后这些小问题还是不赌了吧?
“不,小赌怡情啊!”得到“代价”后十分兴奋的小桃如是说。你那个已经不是怡情了!刚再再再次侧目。
“咦?你solo的周边,好棒哦!对了藤川说他女儿是你的饭,要不你也开个后门给他一套呗。”
……你家马内甲不会自己买?“行啊,告诉我她尺码,我叫人留一份。”
“M加L。”
“你确定?”
“确定。”
“堂本光一!”
“在!”
“一个女孩子穿M加L码?连体婴儿吗?你别告诉我她是啊!”
“喂喂喂,人家喜欢这样混搭不行吗?再说,我觉得买大了一号,还能当裙子穿啊。”
“哦吼,欧桑该不是你自己想要,拿别人的名号来套我的衣服吧?想要自己买,我跟你说!”
“切,自己买就自己买,我还能买一堆呢,反正我有钱。”
“呵,”忽然想起什么的堂本刚皱眉,“不不不,你还是省点,按你这身材只能穿三个加。”
“谁说的!我之前party的三件套还是M码呢!”
就这样吵吵闹闹越走越远的两人,小桃表示,二位大爷!你们是不是忘了下午还有一场笨笨笨外景?
“笨笨笨?”
“外景?”
“放置吧。”异口同声表示,我们就是忘了怎着?

总算拿到了